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因為她,鐘南山與鼓浪嶼的淵源被更多人了解

  花與琴、浪與詩,提起鼓浪嶼,耳邊流淌的、眼前浮現的,無不是令人酥軟的記憶。但有人說,這些不過是浮于表面的美麗,真正的鼓浪嶼是隱忍溫和、是寵辱不驚、更是堅韌不拔!如島上直刺蒼穹的木棉一般,鼓浪嶼就是“木棉島”。鐘南山就是繼承了這一品格的鼓浪嶼兒郎:危險時刻,挺身而出,逆向而行,風骨凜然。勾陳此中往事,向世人展示鼓浪嶼詩意之下英雄氣質的人就是盟員李秋沅,鼓浪嶼走出的兒童文學作家。

  寫不盡的鼓浪嶼

  鼓浪嶼不大,很小,方圓不到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自然也少,1萬多人,似乎也釀不成什么“風云”?删褪沁@個小島,讓李秋沅文思如泉涌,創作出了諸多的傳奇。是的,是傳奇——并非禁錮在古厝洋房里的小兒女之歌,而是揭開了鼓浪嶼這一英雄之島的往事,并以之為據點,打開了中華民族多維的歷史鏡像,呈現美與善的人性光芒。

  《木棉·流年》,李秋沅獲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作品獎的長篇小說,以兒童阿寧的視角打開了抗日戰爭時期的鼓浪嶼往事。安靜閑逸的鼓浪嶼棲居著安靜閑逸的人,但當血與火的考驗到來時,他們卻放棄了安逸,堅守良心,以各自的方式展開了抗爭。無論是與革命丈夫同生共死的梅雪姨還是為報中國人養育之恩最后切腹自盡的唐明澤,他們的死,作者都以詩意之筆代替了血腥描述,但更讓人感受到了他們犧牲的壯烈與令人心痛的哀傷。

  《木棉·流年》的姊妹篇《木棉·離歌》和《記憶的碎片》講的也是抗戰時期鼓浪嶼的悲歌,那些曾經消散在歷史云煙中的身影,被作者撿拾回來,拂去塵埃和我們相會。這些英雄,就如島上遍植的“英雄花”木棉一般,溫婉中又綻放著火熱,是李秋沅崇尚的堅毅和熱烈。

  《鐘南山:生命的衛士》,入選“中華先鋒人物故事匯”系列的人物傳記,李秋沅著重描寫了鐘南山的成長過程,特別強調了其家風的熏陶:父親鐘世藩、母親廖月琴言傳身教,塑造了鐘南山實事求是的治學精神,慈悲濟世的國士品格。而他的故事也是從鼓浪嶼開始。

  《虞人巷里的老屋》,李秋沅獲第二屆曹文軒兒童文學獎的長篇小說,講述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女孩金杏隨父母回到南方海島的故鄉,海島上的一切都令她新奇,她張大了雙眼去捕捉這里的生活和習俗的點滴。其中,可見父母情、祖孫情、鄰里情、師生情、同學情,亦能感受到奔騰年代與個人成長相融交織的跌宕波瀾。

  “我童年的老屋和與我一道生活在老屋里的親人們,深深烙在我的生命記憶里。他們是‘我’的一部分。我時常做一個夢,夢里的時間是連續的。我在夢中三番五次地回到老屋里,F實中的我早已離開那兒了,但是夢中的我還在老屋生活著。我就那么在夢中,在我的老屋里,過著我的另維度人生!

  談起《虞人巷里的老屋》,李秋沅這樣說道。不只老屋在她的夢里,鼓浪嶼也一直在她的夢里,“像一條流淌的河,河水承載著豐沛的情感與諸多寫實細節”,不斷給予她溫暖以及創作靈感。

  “兒童文學,清淺卻不膚淺”

  關于鼓浪嶼的種種,并非全是李秋沅的想象。除了成長所見,她亦常穿梭于鼓浪嶼的巷陌中,尋親訪友,忠實記錄下此中不為外人所知的往事。這些記錄成為植根于其作品中的真。而這份真,勾起了讀者的認同感與信念感。

  如《木棉·流年》中孩童在退潮時撿“浮柴”的生活細節,“我”閱讀《圣經》章節的日常,亦或是撿木棉絮做枕頭……令鼓浪嶼人讀來都感嘆“很多人和事似曾相識”。

  這樣豐沛的細節,給讀者打開了鼓浪嶼真正的入口。

  對“真”的追求中,李秋沅并不回避成長中的挫折與魯莽。

  《鐘南山:生命的衛士》,開篇就是11歲的鐘南山舉著黑傘從三樓躍下“飛翔”;《蝴蝶》中的劉思為了追逐搖滾樂而向父母叫板;《石上花開》中的“我”是個問題少年,離家出走賣文為生,輾轉流浪之后,“我”開始反思,所追求的自由是不是真正能夠讓自己快樂……

  莽撞、孤獨、挫折,李秋沅作品中的孩子是那樣真實,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這也是李秋沅對幼年自己的回訪:孤獨練琴時的自己,心生反叛的自己,懷抱著各種夢想的自己……她的作品都是以孩童的視線看世界,坦陳成長中的困惑,以及此中經歷的種種陣痛。主人公們或許懵懂,或許迷失,但總能遇到一位溫厚的長者引導他們走出蒙昧,走向光明。

  “創作兒童文學,成人作家必須打破成年人的傲慢。對于青少年來說,成人是他們世界的客人,他們才是主人。我希望通過自己的真誠,獲得他們的認可,允許我進入他們的世界,成為他們的伙伴,感知他們真實的悲歡,為他們說話!

久久在精品线影院精品国产_日本伊人色综合网_女人爽到高潮免费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