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民商事糾紛變刑事案件 福建這家企業催款遇困局

  中新網福建新聞10月21日電 “股權轉讓至今已有十年,仲裁‘馬拉松’也已長達三年……”近日,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鐘詩雄因與達益亞太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達益亞太公司”)、悅達實業集團(香港)有限公司(下稱“香港悅達公司”)存在股權轉讓糾紛而苦惱、憤懣。

老撾遠鑫礦區外景。(資料圖)
老撾遠鑫礦區外景。(資料圖)

  為發展業務 以股權轉讓方式合作經營境外公司

  2005年,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在老撾投資設立老撾遠鑫礦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老撾遠鑫”),并持有100%股權。

  老撾遠鑫主要從事礦產資源開發項目,并擁有老撾烏龍賽省納莫縣南片鉛鋅礦采礦權及豐沙里省馬嘎奴外村紅銅礦探礦權。

  為發展業務,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與香港悅達公司同意以股權轉讓方式合作經營老撾遠鑫,于2011年1月21日簽訂《合作框架協議》,明確股權轉讓的條件和價款等內容。

  在《合作框架協議》中,雙方同意老撾遠鑫80%股權的轉讓對價為6800萬元(人民幣,下同)。雙方同意乙方(香港悅達公司)在2011年1月底之前向甲方付款2000萬元。

  在預先交割條款中,雙方同意在2011年2月份完成上述股權轉讓的預先交割工作,并從2011年3月1日開始按照甲方(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20%、乙方(香港悅達公司)80%的比例享有老撾遠鑫的權益。

  鐘詩雄表示,《合作框架協議》簽訂后,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于2011年3月1日進行了預先交割。按約定,香港悅達公司支付了部分股權轉讓款2000萬元人民幣與25萬美元。

  2011年12月15日,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香港悅達公司、達益亞太公司簽訂《合作協議》,香港悅達公司將其在《合作框架協議》下的權利義務轉讓給達益亞太公司,并同意對達益亞太公司在《合作協議》下對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的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

  2012年11月30日,老撾計劃與投資部批準允許老撾遠鑫由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持有100%股權變更為由達益亞太公司持有80%股權和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持有20%股權。

  多次催討股權轉讓款無果 提交兩次仲裁申請

  鐘詩雄透露,股權交割完成后,達益亞太公司一直未付剩余的股權轉讓款4650萬元,多次催討股權轉讓款無果。

  2017年10月,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向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又名“上海國際仲裁中心”)提交書面仲裁申請,要求達益亞太公司向該公司支付4650 萬元人民幣的股權轉讓款及相應利息,香港悅達公司對此承擔連帶責任。

  2017年10月17日,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受理了《合作框架協議》以及《合作協議》項下的爭議仲裁案。

  在該案中,達益亞太公司提起仲裁反請求,要求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向其賠償投資損失5000余萬元。

  仲裁反請求中,達益亞太公司認為,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在合作前提供的《詳查報告》所述的礦產儲量和品位存在嚴重欺詐,導致南片鉛鋅礦實際儲量和品位與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承諾的情形存在重大誤差,老撾遠鑫于2017年5月被迫歇業。至此,達益亞太公司有關老撾遠鑫的投資遭受到了重大的損失,該公司要求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承擔達益亞太公司的全部投資損失。

  在庭審期間,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于2019年3月22日提交《撤回仲裁請求申請書》,申請撤回其全部仲裁請求。

  為何在庭審期間撤回仲裁請求?鐘詩雄表示,當時,仲裁庭建議雙方私下和解,鑒于兩個公司還在合作,雙方都同意了此建議。于是,該公司先提出了撤回仲裁申請,未曾想對方企業并未撤回。

  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4月17日作出《同意申請人撤回仲裁申請的決定》,同意申請人撤回其全部仲裁請求。由此,仲裁庭無需就申請人提出的仲裁請求進行審理并作出裁決。

  2019年6月21日,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就達益亞太公司的反請求作出裁決,對其全部仲裁反請求不予支持。

  2019年8月7日,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再次向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要求達益亞太公司向該公司支付 4650 萬元人民幣的股權轉讓款及相應利息,香港悅達公司對此承擔連帶責任。在該案中,達益亞太公司再次提起仲裁反請求,要求該公司向其賠償相關損失。目前,案件正在審理過程中。

  仲裁結果未出 鹽城公安立案偵查

  2020年9月14日,江蘇悅達集團有限公司向江蘇省鹽城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報案稱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涉嫌合同詐騙。2020年10月15日,鹽城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認為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之規定,已決定立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對于報案、控告、舉報和自首的材料,應當按照管轄范圍,迅速進行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應當立案;認為沒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事實顯著輕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不予立案,并且將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馗嫒巳绻环,可以申請復議。

  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認為,該公司與達益亞太公司、香港悅達公司存在股權轉讓糾紛,是一個純粹的民商事糾紛,仲裁程序前后已4年時間。在行將裁決之際,江蘇悅達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江蘇悅達公司”)針對此事件進行刑事報案,非常蹊蹺。

  該公司代理律師張晶仁認為,江蘇悅達公司既非合同主體,也非履約主體;股權轉讓的合同相對方是注冊于香港的達益亞太公司和香港悅達公司,涉及的股權轉讓標的公司為老撾遠鑫,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又是福建注冊的企業,整個事件與鹽城無關,對鹽城公安是否具有管轄權表示疑惑。

  資料顯示,經濟犯罪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機關管轄,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犯罪行為實施地、犯罪結果發生地和實際財產取得地。報案人可到犯罪地的公安局經偵支隊/經偵大隊報案。

  福建國富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順庚根據材料初步分析,鹽城公安是否具有管轄權,要具體結合江蘇悅達公司向鹽城公安遞交的報案材料進行分析,雙方合同爭議在已有生效裁決的情況下又轉為刑事案件,是比較特殊的情況。

  隨著鹽城公安的介入,此案件已變成刑事案件,由于“先刑后民”原則,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針對此次民商事糾紛的第二次仲裁遲遲未出判決結果。

  鐘詩雄表示,此案件立案將近一年時間,鹽城公安立案偵查后,曾對該公司兩名工作人員進行了詢問。至今,一直未有結論,對該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影響與損失,企業陷入停頓。他希望,能盡早得出結果。

  多次聯系鹽城公安執法人員未果

  鐘詩雄提及,股權轉讓至今已有10年,仲裁馬拉松也已將近4年時間,達益亞太公司與香港悅達公司從未提出過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涉嫌刑事犯罪的問題。在等待第二次仲裁裁決之際,這兩家公司的母公司(江蘇悅達集團有限公司)在鹽城市公安局報案,他表示不解。

  針對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合同詐騙一案,記者試圖了解這個案件的具體訊息及案件調查的進展情況,然而,多次聯系鹽城公安執法人員未果。

  鹽城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立案告知單(告知聯)顯示,江蘇悅達集團有限公司于2020年09月14日向鹽城市公安局(報案、控告、舉報)的福建省尤溪縣遠鑫礦業有限公司合同詐騙一案,辦案單位為鹽城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一大隊。

  記者于9月9日致電立案告知單上的聯系電話,顯示“號碼不存在,請查證后再撥”;9日,記者撥打鹽城市公安局總機,工作人員表示,立案告知單上的聯系電話確為鹽城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一大隊聯系電話,由于該單位正在布線,由此可能會導致電話無法接通。

  9月10日至9月13日,記者嘗試聯系立案告知單上的聯系人李警官,多次致電未接通電話;10月20日,記者再次致電立案告知單上的聯系電話,顯示“號碼不存在,請查證后再撥”。

  有關此事件的具體事實和真相,還有待進一步調查。(完)

久久在精品线影院精品国产_日本伊人色综合网_女人爽到高潮免费看视频